首页 > 文化资讯 > 正文

博物馆争相卖萌 文博界爱好者抨击养胃不补脑

来源:越创T网 发布时间:2020-08-13 05:56:53

原标题:博物馆卖萌争当“网红” 遭文博界爱好者抨击

故宫雪景照。图片来源:故宫博物院官方微博

故宫雪景照。图片来源:故宫博物院官方微博

近日,“故宫淘宝招了波有毒的设计师”在朋友圈刷屏,阅读量突破10万人次。点开故宫淘宝的微博,历史人物雍正、鳌拜一改“严肃脸”,集体耍宝卖萌;运气不好的崇祯皇帝,诉尽悲惨的一生原是推销福筒的广告;千古才女李清照不写词了,改用剪刀手抛媚眼“求交友”。身为一个博物馆的官微,故宫淘宝不做安静的美男子,朝着卖萌网红的路上绝尘而去。

除此之外,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、金沙遗址博物馆、良渚博物院等多家博物馆的官微纷纷加入文博界的网红阵营,他们或自黑馆藏的文物,或机智应对网友的提问,或相互调侃CP感十足,连网友都忍不住吐槽:你们集体被盗号了吗?12月4日,记者就此进行采访时,有文博界爱好者对此抨击道:鸡汤养胃不补脑!

博物馆争相卖萌 看得网友也是醉了

“博物馆开始卖萌做网红了,差点以为看到了一堆假官博。”

新一代文博界网红“故宫淘宝”,最近发布的一组非典型雕塑文物,被网友称之为“文物表情包”。这些来自故宫的珍贵藏品,有“狂汗”的佛头像,有正在掏耳朵的弥勒佛,有姿势类似“give me five”的跳舞的宫女,东汉听琴俑侧耳说“仿佛有人说我帅”,来自四川眉山的“天下第一吻”被配上文字“我装作看不懂的样子”。这组表情帝迅速占据了各大媒体的头条,微博转发评论数超过两万。

除了推销自家宝贝,故宫淘宝官微还与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积极互动,两家互相攀比,炫耀各自馆藏萌文物。三星堆晒出呆萌的“东汉陶狗”,故宫调侃不如自家的陶狗可爱,随即甩出一张一脸惊恐状的陶版哈士奇。紧接着,三星堆又晒出“南宋龙泉窑青瓷长颈瓶”,称“应该是烧制的时候出了问题,这个长颈瓶弯了一点,莫名有一丝淘气的感觉”。故宫的评论一语双关:“欢迎大家来我宫看瓷器!我宫瓷器不弯,都是直的。”

此外,几家博物馆之间的互动,也是CP感十足。拥有超过9万粉丝的三星堆官微,吐槽自家打耳洞的铜人是三千年前的叛逆少年,良渚博物院立刻接招,点评这个扎着头巾的铜人可以揪出天津麻花的起源。三星堆晒出嵌了绿松石的铜牌饰,自嘲“别让二里头看见笑话我堆”,故宫淘宝马上跳出来“吃醋”问“亲爱的,谁是二里头”。而金沙与良渚博物院约互展时,也用了更接地气的语言商量:“良渚君何时弄几斤玉琮过来,小金定用金箔报答。”

博物馆官博卖萌耍宝、相爱相杀的说话方式,被网友“痛斥”微博有毒:“博物馆开始卖萌做网红了,差点以为看到了一堆假官博。快说,你们是馆藏的药吃完了,还是集体被盗号了?要不要再来个cp组合?”

80、90后是推手 他们让严肃文物变得萌萌哒

“我们偶尔用网络用语、热门话题吸引粉丝,让更多人关注古文化”

4日,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这些卖萌的微博背后,大多有个80后或90后的编辑。故宫淘宝工作人员透露,在他们的团队中,90后为主、80后为辅,他们承担了设计文案、开发文创、宣传推广等重任。他们随手安利(网络语:推销之意)一款文创产品,转发、评论都能过千。这些年轻的设计师们开发了一系列文创产品,既有“朝珠耳机”、“朕亦甚想你”扇子,也有“奉旨旅行”行李牌、陶俑雨伞,在好评与吐槽声齐飞中,销量节节攀升。

三星堆“堆主”朱丹丹,是个26岁的陕西女孩,她运营的官微粉丝数突破了9万,堪称四川省内文博界的大V。烤制萌态十足的面具饼干,让三星堆青铜面具穿上德国足球明星的队服,手绘5毛钱的特效科普文物知识,这个在官方微博上耍宝卖萌的女孩,让各种严肃的文物变得萌萌哒。问及与其他博物馆官微之间的“相爱相杀”,朱丹丹笑言,大家私底下很熟,说话会比较随意。特别是与故宫博物院官微的互动,让他们迅速涨粉。

经常被网友唤作“小金”的金沙遗址博物馆,官微编辑李单宁同样是个80后女孩。在她看来,金沙与三星堆在古蜀文化上比较接近,和良渚文化也有相似之处,所以会选择适当的时机,和这些博物馆的微博进行互动,发起一些有趣、接地气的话题供网友参与讨论。“板着脸科普文物、考古,可能引起网友的反感。我们偶尔用网络用语、热门话题吸引粉丝,让更多人关注古蜀文化。”李单宁说。

朱丹丹总结了一套博物馆官博的运营之道,包括发现馆藏文物的萌点,开发萌萌的文创产品,善用诙谐幽默的语言。除此之外,她希望有专人制图、做文案,“卖萌也须专业”。

可以萌萌哒,也需要严肃脸

新晋文博界网红频频霸占媒体头条,俘虏大批拥趸,不少网友一边痛斥微博有毒,一边乐此不疲地点赞。

尽管如此,也有文博界人士对这种现象表达担忧,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“boxue5711”就在反思:如果“萌萌哒”的面孔弱化了博物馆传播严肃知识的权威,消解了博物馆高雅文化的形象,这是喜还是悲?一些博物馆人在用萌萌的心,萌萌的物,异化着博物馆,也误导了喜欢博物馆的人们。“鸡汤”暖胃,暖心,怡情,但,养脑吗?

“鞋楦儿”则提出更严肃的质疑:这是博物馆走的捷径,文宣、文创的严谨性和艺术性以及质量上不去的时候,萌化装傻简单化来得最快。

文博爱好者“女人茶”接受采访时,表达了对博物馆官博的建议:“可以萌萌哒,也需要严肃脸,更欢迎共进益的伙伴手,不以某一类传播手法的速食易得而挑食偏好,不被受众市场乃至资本盲目牵引,具有社会责任自觉意识,引导传播多样化,博物馆文化的生态才生机勃发。”

对于网友的质疑,朱丹丹回应:“卖萌向来不是我堆的主旋律,最多只算调剂。我们与网友互动,会主动采用轻松幽默的语言,并不是刻意卖萌。但我们也发布和考古、历史相关的传统文化和艺术,这时就要略显严肃了。” 华西都市报记者曾洁

(责任编辑:王三秀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