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文化资讯 > 正文

改革开放40周年特别推荐实力派画家:叶森槐

来源:越创T网 发布时间:2020-08-11 05:54:06

image001.jpg

叶森槐·艺术简历

1942年生于安徽歙县。1967年毕业于安徽师范大学美术系,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,安徽省文史研究馆馆员,中央文史馆书画院研究员,黄山市书画院院名誉院长,黄山市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,黄山市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,黄山印社名誉社长,国家一级美术师。

1984年调入安徽省徽州行署文化局,筹建徽州地区新安书画院,任行署文化局副局长兼书画院院长,徽州地区更名为黄山市后,续任黄山市文化局副局长兼黄山市书画院院长

2002年卸任黄山市文化局副局长,2004年12月从黄山市书画院退休。

作品多次入选全国美术作品展览,并有获奖。作品被毛主席纪念堂、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术委员会,黄宾虹故居纪念馆、胡适故居纪念馆、广州艺术博物馆、安徽省文史研究馆、新加坡南洋艺术学院等机构及海内外一些艺术团体收藏 。获“99中国百杰画家”,“中国书画院百佳书画家”称号。

曾先后赴日本京都,美国旧金山、纽约、夏威夷、澳大利亚悉尼、英国伦敦,中国上海、北京、合肥、广州深圳、珠海、济南、台北、新竹等地举办个人画展和联展,赴美国、日本、新加坡、俄罗斯、越南、马来西亚、澳大利亚、新西兰、法国、德国、意大利、卢森堡、奥地利、梵蒂冈、英国、埃及、土耳其、尼泊尔、墨西哥写生、采风并进行艺术交流。作品入选多种大型画册,业绩载入多种典籍,出版《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——叶森槐》等个人画集十种。选注出版《杜荀鹤诗选》。

汶川大地震后,捐出中国画作品16件(含合作1件)、书法5件,策划并参与举办“云海归来”专场展览和慈善拍卖,得善款262.2万元,全额捐赠汶川地震灾区,用于映秀镇中心卫生院灾后重建,获社会广泛好评。

image002.jpg

《秋色》

葉森槐的畫邵琦

對於一位畫家來說,生在黃山,又長在黃山,本身就是一種幸運;如果又加上出自書香門第、家境殷實,那就不由令人羡慕;再如果本人又獨具稟賦,數十年勤奮有加,恐怕很難不讓人生出些妒忌心來了。

葉森槐就是這樣一個能夠把上面這段話里的“如果”兩字去掉的人:新安書畫院的籌建者,黃山書畫院的主政者;黃山畫派傳統的繼承和力行者。

image003.jpg

《春晴》

黃山,不僅是一座山的名字,而且也是一個畫派的名字。

歷代以來,大抵每個地方都會有自己的繪畫和畫家,卻不是每個地方都會有自己的畫派。這是因為要形成一個畫派,不僅需要有相當規模的畫家,而且也需要有相當長的一段持續的發展,更重要的是要有歷史文脈的支撑。所以,程邃跋漸江《黄山山水册》说:“吾鄉畫學正脈,以文心開闢,漸江稱獨步。”因此,文心對於一個畫派來說是靈魂所在,而一個畫派的形成亦可以看成是文心的形象綻露。

image004.jpg

《夏风》

其實,文心開闢,不僅是黃山畫派的要義,也是整個文人畫的關鍵所在。董其昌把王維封為南宗文人畫的鼻祖,依據的正是王維的“畫中有詩詩中有畫”;所以,程邃才有視黃山畫派為畫學正脈的自信。對此,選注過《杜荀鶴詩選》的葉森槐應該有更加深刻的體會。

文心詩意涵養的是胸襟、是意趣、是審美,這不僅決定了畫家在自然造化中看什麽,更決定了他畫什麽和怎麼畫。葉森槐筆下無論是家鄉的山川,還是異國的景致,都呈現出一種清雅朗潤的氣息。

image005.jpg

《冬韵》

這“清潤”兩字,也是葉森槐的追求。因為葉森槐的線條筆墨大抵和他的個子一樣敦實厚重,落墨苔點更是嘎嘎有聲,這樣的一副筆墨本來應該是去應對那種黑山白水的,卻被葉森槐拿來表現奇秀的黃山渐水,其間體現出來的是他駕馭筆墨的能力。以雄渾的筆墨營造清潤的畫面,是技巧的緣故,更是修養使然。葉森槐的畫面因著這一藝術的辯證手段而別有生趣。所以,葉森槐筆下的山川林木,在劉一聞先生看來無異於“充滿無限生機和孕育著大自然本真之美的生活命題”。

生機來自筆墨,而筆墨出自心源。葉森槐畫面上的這一份清潤,讓人看出了他駕馭筆墨的能力和技巧,更展現了他筆墨之外的心性修養。

image006.jpg

《水曲山偎人家》

黃山畫派,不僅在地域上和黃山緊密關聯,而且在畫面上也和黃山緊密關聯。無論是漸江,還是梅清和石濤,都将黃山作為自己山水畫創作主要的表現對象。這種貌寫家山,既是一份濃郁的鄉情,也是對“外師造化”這一中國畫傳統的繼承。

突顯在黃山畫派中的這一傳統,伴隨著現代藝術教育體制的建立而得到了充分的張揚。作為接受現代藝術教育成長而來的葉森槐,不僅鍾情于寫生,而且擅長于寫生。與很多那個時代的畫家一樣,當年的葉森槐也憑依著這一手寫生功夫,參與到宣傳教育和為社會服務之中,也因此而贏得了畫名。這也是在那個特殊的年代里,能夠獲得從事繪畫的機會和鍛煉技巧的途徑。

image007.jpg《秋水》

早年的經歷,常常很容易就成為一種習慣。寫生,已經成為葉森槐繪畫創作的一個重要組成部份。重要,首先體現在時間跨度上,無論是年輕時候,還是中年時期,以至於直到現在,只要條件許可,葉森槐都會把眼前的會心景致收入到他的寫生冊里。其次是數量上,這一數十年的積習,使葉森槐積累了難以計數的寫生稿,也使葉森槐練就了捕捉和刻畫對象的嫺熟技藝。當然,這些最終都演化為葉森槐風格清晰的藝術創作。從葉森槐出版的諸多畫集中,可以看到以寫生為基礎的作品佔據了差不多一半以上的篇幅。此外,葉森槐不僅以家鄉的山水人物為寫生對象,還把筆墨伸到了海外。從歐洲到美洲,從非洲到東南亞;從山川到林木,從古跡到人物,葉森槐向我們展示的不僅僅是異域的風采,更是傳統筆墨的巨大適應能力和他機敏的創造力。

image008.jpg

《三十六峰白云深》

葉森槐重視寫生,把寫生作為他的創作的源頭。自然造化的萬千變化,對於有著深厚古典修養的畫家來說,既是檢驗錘煉筆墨的場所,更是突破窠臼自立面目的重要契機和途徑。葉森槐深知“外師造化”的目的是要“中得心源”,進而自出機軸。正因為如此,葉森槐的很多寫生作品,并不是客觀對象的忠實還原,也不是對域外的獵奇,即便是那些比較典型的海外寫生作品,都可以看出一位中國畫家對自然、文化的感悟和思考。也就是說,在這些具有典型的寫生特色的作品中,都能看到葉森槐的詩情文心的注入。

image009.jpg

《湖山清远》

一個畫家的詩情文心是以他的審美眼光來體現,正是這種審美眼光決定了他取什麽、捨什麽,決定了以怎樣的筆墨手段來表現。葉森槐作品中時常流露出來那份趣味和情致,往往不是地域特點決定的,也不是對象的形貌決定的,而是他內心流露出來的。葉森槐的這種超越,既是對對象形貌的超越,更是對寫生手段的超越。

正是這一份超越,讓我們看到了黃山畫派的藝術傳統,讓我們看到了葉森槐作為黃山畫派的傳人繼承和發揚之功。

image010.jpg

《山田》

如果說葉森槐的“師造化”,多少還帶著一點被時代的驅使的不自覺成份,那麼,最近以來,葉森槐對“師古人”的重拾則是一種自覺的選擇。

儘管注重并強調“師造化”是黃山畫派的傳統,但是,在葉森槐的藝術歷程中,這一傳統的發揚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時勢推動的。二十世紀中葉以來的美術教育的基礎一直是寫生,葉森槐的繪畫也從這裡起步,並且始終伴隨。只是在這樣的藝術道路上,葉森槐仗著家學淵源更早且更多地關注了傳統,所以,他對寫生的超越也更早且更加徹底。

其實,“師造化”和“師古人”並重,才是黃山畫派傳統的兩翼。

image011.jpg

《山静似太古》

黃山畫派,由文心開闢,因而接上了畫學正脈。血脈傳承形成的是傳統。有傳統,意味著有淵源;有傳統,也意味著更自信。對於這種血脈承傳,在中國畫的歷史進程中,有一個更為通俗和直接表述:師古人。晚明以來,從新安畫派到黃山畫派,徽州地區出現了眾多名垂史冊的大家巨擘,如程嘉燧、李流芳、渐江、汪之瑞、查士标、程邃、戴本孝、程正揆以及石涛、梅清等。從歷史的角度來看,他們卓然不群的藝術風格,都坐實、植根在傳統之中。尤其是作為黃山畫派的代表人物漸江,其對倪瓚的繼承和發展,不僅成就了他自身的繪畫成就,而且奠基了師古人而出新的黃山畫派傳統。

image012.jpg

《飞龙瀑》

葉森槐近期以 來對“師古人”的重拾,雖然也是和現今對傳統文化的重視相關,但是,更主要的還是要從葉森槐自己的藝術歷程來看:這就是伴隨著葉森槐畫境的漸次老到——亦即他對寫生的超越。這種超越一方面是因為葉森槐創作經驗日趨豐富,一方面則取決於他對抒發內心情懷的需要。“師造化”作為一種手段的必要性自然減弱了,代之而起的則是延续文脉、抒發胸懷的內源需要。他在《访古问贤·十驾轩临先贤山水册》后记中写道:“作画不忘丘壑林泉,亦不忘前辈先贤,其所作庶几可延续文脉,不致气浮笔燥、庸俗乏味”。這大抵也就是爲什麽葉森槐把他“師古人”的過程稱之為“訪古問賢”。葉森槐的訪古問賢,既是学习传统,寻源问道;也是梳理和对话。我称之为“手談”,亦即與歷史上的高手大家斟酌商榷。

image013.jpg

《流云满空山》

在經歷了半個世紀的藝術創作之後,重拾舊課,這本身就意味深長。葉森槐訪談的古賢除了元明大家外,主要是黃山畫派的先賢。這也就意味著葉森槐要詰問和梳理的是文人山水畫的文脈。這種自覺梳理的背後,應該是畫家向繪畫本體回歸。謝赫和張彥遠都說過:藝無古今,但跡有高下。從這一意義上,可以說訪古問賢是超越時間的制約之后,對繪畫自身的標準的探尋和檢驗。這既是作為黃山畫派傳人的歷史擔當,也是葉森槐對自己的筆墨語言的檢驗。緣此之故,我們可以看到在《訪古問賢》中,葉森槐對先賢經典作品的演繹,大致只取其形的大概,而所施用的全是他自家的筆墨。事實上,也惟其如此,才是完整意義上的“手談”,而在這過程中,透露出來的是葉森槐的自信和追求。

image014.jpg

《新安关》

從新安畫院到黃山畫院,葉森槐不僅參與、主持了藝術機構的籌建和發展,同時也在繼承、踐行這一藝術傳統的過程中涵養、成就了自己。

造化、古人、文心,是黃山畫派藝術傳統的要義,也是中國繪畫藝術傳統的要義,作為一位力行者——葉森槐所取得的藝術成就,不僅展示了中國藝術傳統的生機,更展現了中國藝術傳統的魅力。

癸巳仲春于渠宜書屋

(邵琦,美术史学教授、研究生导师;上海书画院画师;曾任上海书画出版社《中国绘画研究季刊·朵云》编辑部主任,中国美术学院副教授。上海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。)

image015.jpg

《将军山》

image016.jpg

《佛国古韵雪域风情》

image017.jpg《晚霞》

image018.jpg

《窗前小景》

image019.jpg

《山高月小》

image020.jpg

《山语》

image021.jpg

《松泉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