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故事会 > 正文

活在童话里的爱人

来源:珠海T网 发布时间:2020-05-19 02:42:37

  我跟白樱商定好聚好散的那天,她说:“分手前,跟我回趟家吧,这是早跟家里说好了的,我不想家人为我担心。”   我想了一会儿,点头同意了。毕竟我还爱着她,一想到要离开,心就撕裂般疼。   她家在另一座城的郊区,是个还未被拆迁的都市村庄。   直到坐在白樱家暖烘烘的客厅,面对着他们家一张张笑脸以及满桌丰盛菜肴时,我惴惴的心才稍安定。白樱的家人很随和,目光善意,满脸微笑,问话也家常随意,就好像我真的是这个家的一员。我也就渐渐放开,做出一副轻松姿态应付。   白樱和我坐在一起,轻声和我说些她家里的事。她说:“我婶婶受过很严重的精神刺激,脑子有点问题,待会儿你跟她说话要小心些。”   我悄悄打量对面坐着的那个衣着娇俏、长了张娇憨圆脸的女人,白樱说她叫乔银娜。她和白樱的叔叔,一个面色有些苍白的中年男子,紧挨在一起坐着。她目光里似乎只有丈夫一个人,她温柔地看着他,用筷子夹了菜喂到他嘴里,不时说着:“佟伟你吃这个,很好吃!”说话的语气像个孩子,而丈夫也满脸笑意夹了菜喂到妻子嘴里,他们真的很恩爱。   吃完饭,叔叔哄孩子般让婶子坐到沙发上看电视,还对白樱说:“小樱,你跟小超陪婶子说说话。”他交代完,就换了衣裳,拥抱了下妻子后出门离去。   “你叔叔干吗去?”我问。   白樱说:“他做着两份工作,早上在村里卖早点,还兼做巡防队员,今晚他值班。”   我们开始陪着乔银娜说话,她却嫌我们吵,非要看电视,目不转睛,电视上正播放一部动画片。   白樱小声说:“只要婶婶在,我们家永远看的都是卡通片。”   过了一会儿,白樱的母亲喊她去说话,其他人也都各有事做,客厅里只剩下我跟乔银娜。我坐在那里,忐忑着白樱会跟她母亲说些什么,也有些无聊。   这时,一只手拍了拍我的肩,我扭头,看见乔银娜正好奇地看着我:“你是谁?”   我说:“婶,我是白樱的朋友。”   她满脸神秘地挤挤眼:“男朋友吧?”   我点点头,心里却有些苦涩。   她继续跟我说话:“你要对小樱好,不能学佟伟那样背叛自己的爱人。”   我讶然:“我,我会对白樱好的,叔叔不是一直对您很好吗?”   她说:“是呀!他现在对我非常好,可他也对我做过许多坏事呢。”从她颠三倒四的话语里我渐渐组织出一个故事。   她跟白樱的叔叔是大学同学,大一开始相恋,她对他一腔热忱,他却总有些躲躲闪闪,一边享用着她的温柔,一边还跟别的女生勾勾搭搭。   大二时,她怀了孕,那时懵懂,等两人发现时,胎儿已五个多月,他要拉她去打胎,她死活不肯,说她不能杀害自己肚子里的骨肉。他说那怎么办,她说我休学,回家把孩子生下来,然后继续学业。   一年后,等她回到学校,却发现他已有了新的女朋友,还冷酷地对她说:“我已不爱你,或者可以说我从没爱过你,我们分了吧。”她一直是个柔顺内向的女孩,她没跟他闹,但悲伤和绝望将她整个人击倒,她大病一场,很久都没恢复过来。   就在她病中,她不到半岁的孩子得了严重的肺炎,医治无效,死在病床上。这将她彻底击倒,她疯了,也不能继续学业,她像个活死人一样躺在家里,一年,两年,三年……

推荐: